1. 首页 > 八婺观察 > 人可微言 > 正文

    会生活、能包容和讲派头的金华人(下)

    提示: 此为“说说金华各地人的性格”系列的第五篇。

    人可

    此为“说说金华各地人的性格”系列的第五篇。

    良好的自然环境,让金华人丰衣足食。由此,金华人能静下心来体味生活、享受生活。他们深爱着这片土地,愿意在此安居。民间有这么一种戏说:金华人见不到尖峰山(是金华城北的一座低山,古书称芙蓉峰)就要流泪,就要哭。有人对这句话作另一层面的解读:金华人小富即安,缺乏闯劲,缺少开拓精神,有着浓浓的“盆地意识”。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金华开展了“冲出盆地、解放思想”大讨论,着力抨击盆地意识。人可认为,从创业的角度来看享受生活,的确有批判的理由。但从人生追求的角度来评点,让尖峰山陪伴金华人生活,并不是不好的事。

    因为金华历来是区域性的交通枢纽,来来往往的人多。由此,金华人能了解到了一个金华以外的世界,渐渐地有了并不狭窄的视野、并不狭窄的心胸和一颗谦和包容的心。金华人的谦和包容,让外地人在金华没有陌生感,更没有隔阂。有一种现象让外地人啧啧称奇,那就是普通话在金华相当普及。外地人讲普通话,不但金华城里人听得懂,乡村里人也听得懂;不但年轻人听得懂,老年人也听得懂。金华人与外地人交谈,不但城里人能讲普通话,乡村里人也能讲带金华口音的普通话;不但年轻人能讲普通话,老年人也能讲带金华口音的普通话。这种现象,在浙江其他地方很难见到。

    金华人做事并不像义乌人那样风风火火,而是慢悠悠、讲节奏,显得有派头。派头是一个人的风度。讲派头或说有派头,当是这个人吃饱喝足穿暖后的事。因金华人能吃饱喝足穿暖,用不着拼命地劳作,倒可以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生活过得很惬意。金华自南朝成为东阳郡的郡治地以后,成了名符其实的浙中中心城市。城里人的行事作派,即使没有文化也要装出文化的样儿。

    还有一点也能与金华人的派头扯上关系,那就是软软的、润润的、有点嗲气的金华话。哪怕两个金华人在吵架,他们所说的话还是软塌塌的。而金华周边的义乌话、永康话、浦江话却是硬梆梆的,即使两个人在甜言蜜语,外人听起来像吵架。

    行文至此,再回过头解释前面提到的表述金华人性格的俚语,就容易厘清了。对永康人说的“金华牛,永康牵”,是不是可以这样解释:金华人的生活条件确实不错,确实牛,也值得牛。但因金华人的包容,这条“牛”能让永康人牵着——毕竟金华是府治所在地,挑着五金担走四方的永康人,完全可以在金华发展、落户。对“金华甜头”“金华唬头”,是否这样解释更直接——“甜头”体现的是金华人做事慢悠悠的态度和讲话软软的腔调,“唬头”体现的是金华人做事的派头。

    欲知人可后面开评什么,且看《人可微言》之四百三十二。

    来源:金华新闻网 作者: 责任编辑:张怡静
    关键词: 金华人 派头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