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印象金华 > 发现 > 正文

    访宾虹故居 传家国情怀

    提示: 上周末,位于市区古子城内的黄宾虹故居照例开馆迎客。“这故居在我们课本里有,这是我打卡画家故居的第一站。”来自嘉兴桐乡的一名小学生兴奋地告诉故居讲解员周旭华。

    上周末,位于市区古子城内的黄宾虹故居照例开馆迎客。“这故居在我们课本里有,这是我打卡画家故居的第一站。”来自嘉兴桐乡的一名小学生兴奋地告诉故居讲解员周旭华。

    “得知这个消息,我们也很开心,这意味着黄宾虹的艺术精神在当今的青少年群体中得到了更广泛的传播。”周旭华说,她也是从这名小学生的口中才得知,最近黄宾虹故居被编入了浙江省小学五年级的美术教科书。书中写道:如果想了解著名画家的艺术风格,以及他们对我国近现代艺术发展的贡献,那就先去探访画家的故居吧。

    开馆6年来,黄宾虹故居迎来过各行各业的参观者,总数超过30万人次。

    “这幅画我来看过很多次,每次看都有不一样的感受。”来自杭州的陈先生夫妇是故居的常客,四处参观名人故居成为他们退休后的一大爱好。“最近多是阴雨天,我不开灯,您站远些,看看这画又有什么不同?”周旭华熟悉陈先生,简短的寒暄后,便与他聊起了挂在展馆正中间的一幅画作。

    这幅画是黄宾虹88岁高龄时的作品,画的是黄山鸣弦泉景观。“真是稀奇,这么一看,山脉、泉水和云雾的层次感竟愈发明显了。”“的确,这就是黄老山水画的魅力。越看越有趣,空间感直达内心。”陈先生与周旭华你一言,我一语,品赏着这幅60多年前的画作。

    在这不足200平方米的展馆里,既有书画作品的气韵贯通,也浸润着后人欣赏学习的孜孜不倦。周旭华酷爱中国山水画,对她来说,这种针对不同访客采用不同方式的互动聊天式讲解,既是对自己的提升,也让来访者对黄宾虹作品和故居有了更深的认识。

    有做地质研究工作的访客与她探讨绘画艺术,在了解了对方的工作背景之后,周旭华便这样娓娓道来:在你们的研究领域,岩石有不同的肌理特性,绘画艺术也是一样。选取的角度、使用的材料以及对艺术的理解不尽相同,纵使面对同一景观,呈现在画上就会产生不同的肌理效果。“肌理”一词,便快速拉近了地质从业者对绘画赏析的距离。

    当接待国外友人时,她则用印象派画家莫奈来类比。莫奈晚期作品有别于传统西方绘画艺术,他改变了阴影和轮廓线的画法,跟随着光源的走动进行作画,这一点与黄宾虹的中国山水画技法如出一辙。传统西方绘画注重定点光源,如果将其比作照相机,那么跟随光源走动的画法则好比是摄像机。在一幅山水画的长卷中,任意截取一段都是单独成立的画面。正如黄宾虹所说,绘画艺术不分南北,不分东西。这样贴切的解说引来国外友人的频频赞许。

    接待学生群体,《傅雷家书》中的话语是周旭华常爱引用的:做人要踏踏实实,就像黄宾虹先生的画,笔笔分明。让孩子在参观故居了解绘画艺术的同时,感受绘画与做人之间的相同道理。

    “艺术的传承不仅仅是技能的传承,而是精神和事业的传承。”黄宾虹故居纪念馆馆长葛宗辉说,这是黄宾虹的一句名言,办好黄老的故居,正是为了传承这种精神。

    据记载,黄宾虹是我国近代史上,首位将自己毕生作品和收藏赠予国家的书画家。“黄老的第二代传人李可染先生也做了同样的捐赠,第三代传人李宝林先生目前也正在做捐赠工作。”葛宗辉说,我们是文化的守望者,正是想借故居这个载体,弘扬这份家国情怀。

    2014年,在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和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山画会的学术指导下,黄宾虹艺术研究院成立,并落户黄宾虹故居。如今的名誉会长是李宝林,会长是李可染的儿子李小可,还有20余位国内知名画家任研究会顾问。

    故居的进一步发展牵动着社会各界人士的心。“我也想为故居精神的传承做点事情。在能力范围内,一定全力支持。”敦煌吐鲁番学会副会长柴剑虹在到访黄宾虹故居时曾如此感言。

    来源: 作者: 责任编辑:苏宣萌
    关键词: 传家 故居 国情